<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thead id="ofh71"></thead>

    <source id="ofh71"><big id="ofh71"></big></source>
  •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青春那最后一抹微笑散文

    散文 時間:2019-01-07 我要投稿
    【www.p9768.com - 散文】

      當回憶的簾幕徐徐開啟,我就攜著你的微笑,回到那中考的最后一天。

      那天,我早早的交了卷,走出考場,又忍不住的向你所在的考場望了一眼,見都是靜悄悄的,于是就一個人在區中的操場上慢步。因為我們是鎮中,為了考試,才把兩個學校的學生合并一起混合考試。對這個陌生的學校,走到哪里都覺得孤單。我就順著學校旁邊那條四季長流的小河逆流而上,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著,聽著叮咚的河水在巖石之間唱著歡快的歌,我的心情也跟著唱了起來。又是自然的唱起了你教我的那首《捏泥人》的歌:

      捏一個你,捏一個我,捏得咱把夫妻做……

      唱著這首歌,就想著你當時教我唱歌時的那種愉悅又有些羞澀的樣子,這樣一想,再想著馬上就要畢業了,你我都將各奔東西,心情就有點兒傷感起來,幸好這時交卷鈴響了。我第一反應是馬上跑回去問你的考試情況怎么樣,但是,又沒有往回走,只是在一棵香樹下找了一塊干凈的青石板坐了下來。火辣辣的太陽曬得到處都是熱烘烘的,我用手撥弄著涼爽的河水,思緒紛亂的縈繞在你我平時的歡聲笑語中。

      嗨,全國斌,你在想么子事呀?隨著吳亞玲的一聲嬌滴滴的叫喊,你和蔣鳳瓊尹明英四個女生一起談論著考試的情況向我這邊走來。吳亞玲一邊走一邊對我說:還是袁蘭珍了解你,她說你一定是在哪個幽靜處糊思亂想——果然你就在這個幽靜的地方。你也沒爭論,只是對我笑了一下,說:你們不見他平時總是有事沒事的趴在桌上,依在窗前,或者坐在圍墻上望著那天空想著一些什么嗎?

      我們談了一會后,我提議到小河的盡頭去看一看,你們都說可以呀,隨便去緩和一下緊張的情緒嘛,于是我們五人繼續逆流而上。這時吳亞玲說她要去叫吳洋波,說是吳洋波讓她來找我的,找到了再去叫他。因為吳洋波是個讀書狂,什么時候都是捧著一本書,象女孩子一樣溫柔,我和他既是同桌又是同床好友。正說著他呢,只聽見周紅霞大聲嬌呼:他們不是在那里嗎!尋聲回望,吳洋波和李敬祥跟在周紅霞的后面,一路談論著走來。周紅霞是那種生活灑脫的女生,做事不拘小節,和大多數同學都玩得來,男生特別喜歡她。李敬祥是那種研究型的同學,所以一邊走,一邊和吳洋波商討一些考過的題目。這樣一來,我們就有一群了,一起繼續去探景。

      走過一段崎嶇小徑,再過一段平緩莊稼地的小路,露出一間早已無人居住的破木屋,你們幾個女生已有些嬌喘吁吁了,說要求休息一會,于是大家就各自找石頭坐了下來。我一直是個離群動物,見大家對考試論過不休,我一點沒興趣,就一邊看風景,一邊自然的離開了你們,獨自向前去了。前面就是小河溝了,兩面都是一段石壁,只有一丈多寬,樹木和膝幔交織在一起,形成一片天然的遮陰網,石壁上長滿了苔蘚和各種喜陰的植物,在石壁的半腰,有一條天然形成的小徑和這條土路相連,略顯出一點天工造物的神奇。我扶著石壁,正要抬腳上去時,你不知是什么時候跟了過來,還一直沒有驚動我,這時才有些輕微的柔聲叫我:等我,我也要去。我收腳回首,這時才注意到你穿著一襲紅艷艷的連衣裙,長長的秀發披在你苗條高挑的身后,隨著山溝里吹來的涼風微微飄揚,在滿山萃綠的映襯下,象一朵嬌艷的石榴花,也讓我想起《紅衣少女》里的安然。我脫口而出:真不愧是一個長跑運動員!也許是你被我的突然注視和脫口而出的話嚇到了吧,你臉上飄來兩朵淡淡的紅云,你有些羞怯的問:你在說什么呢?我淡淡一笑,說:說你的身材長得真是長跑運動員的身材呀!你微微一笑,說:還有呢?我接著認真的說:你今天的打份象極了安然。你對我做了一個得意的鬼臉,笑說:真服了你呀,什么年代的事都還記得。說笑之間你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在前方帶路,你跟在我的后面小心扶著石壁走在僅容一人行走的石壁上。走到一個轉角處,小徑只能讓人伏在石壁上慢慢通過了,你兩手抓緊石壁上的小石窩,腳小心的挪動了一下,側臉看了一下有幾米深的山溝,你嚇得尖叫起來,說不敢走了,要我牽你,我膽心的把手伸給你,你把手放到我的手中,一種特殊的感覺傳過來,你的手豐潤細膩,柔柔的貼在我的手心,就象一不小心就會滑出去一樣。到了那個突出的石嘴處,你又嚷開了,說這樣不行,我說咋不行呀,你靠著石壁不就繞過來了嗎!你對我嬌嗔道,那我的裙子不是就臟了嘛!哈哈,還真是,我就沒想到這一點,這下我也沒辦法了,笑問你:那怎么搞呀?你想了一下,對我調皮一笑,說:你放開我,轉過身,不許往回看。我只好放了你,轉過身看著前面的石壁,幸好前面的小石徑寬了一些,但溝也窄了了許多,只有一米多寬了,樹木和膝幔更加密集了,雖然頭頂是火熱的太陽,但這里面卻是陰森涼爽,山風襲來,還有點兒冷的感覺,抬頭看看頭頂的膝幔,好一陣驚喜,我正要驚叫呢,你不知是什么時候已到了我身后,你歡喜的叫我:可以看了。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呢,問你,可以看什么呀?你側臉對我哼了一聲。這時我才想起來,急忙問你是怎么過來的呀,見你的裙子一點都沒碰臟,我做個小小的壞嘴臉說:哇,袁蘭珍你不會……這下你急了,馬上打住我的話,罵我說:你有神經病呀!我一笑不再問了,高興的對你說,你看,上面是什么。你抬一看,馬上狂呼嬌喊起來:快快快,我要吃!你只顧象小女孩一樣的叫著要,卻不知道那一串串象葡萄一樣的山果離我們頭頂有幾米高。你叫了一會才發覺那誘惑實在太遠了,你望著我,一笑:想個辦法吧,我實在控制不住這口福了。我無賴的攤攤手說:我也想吃呀,可是怎么摘到呢。你扭了扭身體,耍賴的說:我不管,反正我要吃。我一邊和你拌嘴一邊注意搜巡著工具。見前面有一棵母指大小的構皮樹,我高興的說:有了!你也高興的盯著我:想出辦法啦?我去把那構皮樹折斷,拉下皮,再在上面捆一塊長條形的小石塊,再把構皮收擾在手中,向上一扔,呼的一聲就套住了頭頂的山果膝,你高興的拍手歡呼,我慢慢的往下拉,你也來幫忙了。你情不自禁的摘下一串山果,吃了一顆,高興的嬌呼:哇,好甜!我們正在忘呼所以的吃山果,這時聽到后面同學的聲音了,知道是他們來了。我倆相互笑笑,看一看地上我們摘下的一堆山果,你調皮的說:搶飯的來了。我們還在摘,周紅霞和吳洋波他們就過來了。還是蔣鳳瓊說開了:好呀,你們倆悄悄的離開,原來在這兒獨自享受美食呀,真是心有靈犀呀。周紅霞接過她的話說:真是佳人勝景,琴心幽幽喲,可惜明天……你預感到周紅霞還不知要說出些什么鬼話,馬上調皮的打斷她的話:誰再說就別想吃這山野美食了。周紅霞調皮的對我們做了一個鬼臉,不說了。于是一大群少男少女象一支野外集訓的士兵,排列在石壁上,一個個的傳遞著山果。一邊吃著繼續前行。

      走著走著,不知是誰又叫喊開了,說是有好多的八月瓜。大家抬頭一看,頭頂果然有好多的八月瓜,但是還不到季節,青綠的瓜兒象豬腎一樣懸掛在蔥綠的膝幔中。好象是吳亞玲嚷開了:誰能幫我摘一個呀。你們幾個女生都嚷著要摘一個,我們三位男生反駁說:還沒黃呢,摘了太可惜了吧,還不能吃。一直沒說話的尹明英這時說:就是要不能吃才好嘛,放在家里以后作個紀念呀,這是我們最后一次同游玩了,聽說今年不開畢業晚會了。她的一句話,把我們正在馳騁的心馬上收了回來,一下子讓整個山溝充滿了離別愁緒。于是走在后面的李敬祥又回去把我們摘山果的那根構皮樹重新拿來,拉下八月瓜膝,一人摘了一個,每個人手里都提著一個八月瓜,象是提著一串沉甸甸的畢業愁緒。一向重感情的李敬祥說,拿好呀,可不能半路扔掉喲,可是咱們今天的紀念呀,也許也是記下我們最后一次微笑的見證物喲。

      大家還在畢業的愁緒中爭扎。山溝豁然開闊了,象一個扁形漏斗的山谷躍然眼前,兩邊斜斜而上的山坡上全是翠綠溢嫩的青草,開著各色艷麗的小花朵,對太陽一面的山坡上映照著明亮的大陽光,溝頂一周全是直峭而上的石壁,太陽反射在對面的山坡上,讓這邊山溝顯出幽深的明亮,我們這一群小少年男女就深處這幽深的一邊。這讓我想起《神雕俠女》中的忘情谷。說是人跡罕至還不恰當,簡直是從未有過人跡。同學們見到如此風景,歡呼雀躍的圍在一起唱著跳著,大家正高興呢,尹明英突然尖叫起來:我的裙子,我的裙子!大家一起停了下來,一看,哈哈,同學們都笑了,因為尹明英的裙子后面臟了一大塊,你們幾個女生幸災樂禍拍起手來。尹明英不甘心的開始逐一查看,隨既她高興的大笑起來,原來吳亞玲和將風瓊的裙子也臟了一大塊,周紅霞因為沒穿裙子,于是得意的說,本小姐不愛臭美,才幸免于難。她扭頭一看你,怪怪的說:怎么回事呀,同一條路走來,唯獨袁蘭珍的還是那么干凈。這一下又被將風瓊抓到機會了,她盯著你怪怪的說:說實話,是不是全國斌把你這樣過來的?她做了一個摟抱的姿勢說。這下你急了,羞得滿臉緋紅,急著沖上去一邊拍打她一邊罵她:你要死呀,你這遭雷打的丫頭。你和蔣鳳瓊還在打鬧,這邊尹明英又說開了,唉,這些日子你倆都能以純潔的友誼保持到最后,也佩服你倆了,過了明天連老師都管不住你們了,應該值得慶賀。是呀,誰都知道你很喜歡全國斌,連老師都知道,只是你們控制得好,所以就沒出問題呀。說得對喲,要不然有的人的名字和家庭地址都悄悄的抄進了日記呀,還是在班主任那里要的,你以為班主任是傻瓜呀!吳亞玲也開始說了。李敬祥這時見你們斗嘴不完,他才來勸架了:唉,都最后一天了,還說這些干嘛呢,邢主任不是說過嗎,畢業了要是真有那種心的話,他會為我們牽線搭橋嘛,能保持這份純情到畢業,也算是給后來者做了個榜樣。這時的我真有點信災樂禍的感覺,真想讓這幾個女生把我不敢說的心事全說出來,所以我只是含笑看著你,并不說話。你狠狠的斜了我一眼,走過來悄悄在我手臂上捏了一下,感覺有些痛,你馬上又走開了,假裝去采了一朵我身后的小花,一邊說那幾個女同胞:你們這幾個平時最要好的姐妹,今天算是認識你們了,你們就說吧,看你們還有什么說的。這時周紅霞跑過來抱住你,笑說:好妹妹,別生氣喲,正因為好才敢說呀。你假裝生氣的說,要不看到你們平時關心我,又是最后一天了的話,我真想恨死你們。見你們也鬧得差不多了,我就自顧自的唱起了張學友的《離別》:不用問,不用說,一切盡在不言中……于是大家都跟著唱了起來:這一刻,讓我們圍著燭光靜靜的度過。于是我們就一邊唱著這首歌一邊繼續上山溝探景。

      在一遍忘憂美景中暫時忘記了畢業的愁結,象一群小山羊在山坡上時聚時散。總的目標當然都是朝著尋找小河的源頭而前進。越往上走溝渠越小,但是水卻更急。終于,前面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草坪,同時還聽到哐當哐當的沉悶之聲,上了小草坪,發現終于到了小河的終點。在一個只有一張小圓桌大小的山洞里,嘩嘩的急流聲從地下傳來,再撞到洞壁前面的石壁上,擊起一幕幕的水霧真噴在洞口上面的空中,形成一面水幕,湍急的山泉水就象一根鐘乳石從洞中冒出來,一瀉千里,灌溉我們甲馬池一鎮所有的農田,再流到很遠的咸豐縣城,長年累月,從不停息過。

      見到如此奇觀,我們拾起小石子扔進去,馬下就被急水沖了出來,有同學再想用碗大的石頭扔進去,被女生們阻止了,說不要破壞這樣的天然奇觀了。

      同學們圍著泉水還在說一些欣賞贊嘆的話,我發現你坐在洞頂的石頭上注視著山洞想得入了神,就悄悄的繞上去,慢慢地從你的身后接近你。從身后看你,一襲長發垂在你的身后,在紅艷的連衣裙映照下,顯得格外美麗,那一刻不知是從哪來的膽量,我靠近你的秀發,慢慢的俯下身子,本想大吼一聲嚇你一下,但是被你的發香一薰也忘了,當我的臉剛接近你的耳朵,就被你發現了,你也沒有驚慌,只是緩緩的轉過臉,嗔怪的看著我。別動!你們倆不要動!就這樣!是吳洋波在下面認真的提醒我倆:哇,真是太美了,下面的同學都象發現什么希奇的東西一樣對著我們看,我和你一時被他們的表情搞糊涂了。彩虹,彩虹,他們同時歡呼。這時我們也發現了,原來是太陽剛剛照射到這個山洞,從里面噴射出的水霧被太陽光一照,呈現出了一條寬寬的彩虹掛在山洞上,隔在我倆和洞下的同學們之間,真是太美太奇妙了,在綠草和野花的襯托下,好一派自然仙境。

      別動!給你們倆照一張合影象,彩虹那邊的同學們把手舉起,再把兩只手的食指和母指分開形成一個叉,把兩個叉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個心形,也成了一個象框,對我和你調皮而歡快的啪啪……按下“快門”。哈哈!我們的這張沒有底片也沒有圖形的合影照就這樣定格了。我和你也醒悟過來,同樣舉起手,食指和母指分開,再組成一個心形的相框,也對著水幕后的同學們,歡笑著啪啪啪……按下“快門”,同樣,他們的歡笑和天真也在這神奇的相機里沒有底片也沒有圖形的定格了。

      當這一切美好都成了沒有底片也沒有圖形的回憶時,的確很惋惜那時的生活窮困,不能象現在的同學們把瞬間的美麗定格下來。也許現在每一個瞬間的美麗都可定格在手機里和相機里,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會漸漸消失。而我們那時沒有底片也沒有圖形的定格,會永遠定格在心里,隨歲月的老去,這些沒有底片也沒有圖形的青春微笑會變得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美麗。

      國斌寫于二O一二年九月十六日

    熱門文章
    啪啪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