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thead id="ofh71"></thead>

    <source id="ofh71"><big id="ofh71"></big></source>
  •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與光明對話教案

    教案 時間:2019-09-28 我要投稿
    【www.p9768.com - 教案】

      “上帝對人類最大的恩賜就是讓我們擁有——太陽!”

      “太陽對人類最大的恩賜就是讓我們擁有——光明!”——自語

      殘疾人最需要什么?是溫暖!盲人最需要什么?是光明!世上本不缺乏溫暖與光明!

      蘇教版小學語文第八冊第12課《“番茄太陽”》講的正是這樣一個故事:天真的明明從小失明,父母賣菜,她只好坐在后面打量這個“黑暗”的世界。我(雙腿殘疾)在一次次地買菜過程中結識了明明,善良心底升起一種人性的關愛與呼喚。后來明明得到好心人幫助(換眼角膜),她感受到了溫暖,看到了“光明”的希望,表示長大后要把她的腿換給“我”。故事感人至深,讓人深深地體味到“人性的關懷”。

      一、未成曲調,“光明”先行。

      教學中,為了喚起學生對明明這位盲童的關注,對明明迫切地需要“光明”的內心體驗,我進行了這樣的操作:

      課始,經過初讀交流,學生已經知道明明是位盲童。接著,我在黑板寫下“明明”兩個大字,“這名字是她的父母起的,知道這個名字的含義嗎?”學生紛紛發言,圍繞父母的希望展開討論。然后,我追問了一個問題:你知道盲人的感受嗎?引導學生說說人在完全的黑暗之中是多么痛苦,從而感受到明明的世界,真正從心里激起對明明的同情與關愛。

      從感受入手,引導學生與“自己”對話,抓住學生內心的那份純真的同情,能有效地激起學生進入文中人物角色,進入人物的內心世界;能更好地幫助學生與文本“對話”,與作者“對話”。《語文課程標準》強調:“閱讀教學是學生、教師、文本之間對話的過程。”這一理念揭示了人與人之間、人與作品之間的精神聯系。閱讀行為也就意味著在對話主體之間確立了一種對話和交流的關系。

      在學生與自己的“對話”中,有學生提及:“如果我是盲人,什么也看不見,還不如死了算了。”這是學生真實的內心寫照,也為下面的教學鋪就了“情感的紅地毯”。

      二、峰回路轉,“光明”再現。

      文中描寫明明的語句很多,有的對明明的美麗外表作了描述,更多的是對“我”、明明的父母以及人們與她的交談中對明明的“笑”作了描寫,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天真爛漫、活潑可愛、心地善良、純真無邪的“盲明明”,不禁讓我們會心一笑,又掩卷一嘆,沉首一思。對這些描寫,我在課堂中引導學生在與文本與明明的“對話”中進行了深入挖掘。

      學生通過自讀,用筆劃出了描寫明明的語句。語句有很多,學生一一找了出來。繼而,我引導學生就印象深刻的談談感受。大多數學生談及的是明明的可愛、天真,我一一作了肯定,并順勢進行了朗讀的訓練與指導。在此基礎上,我提了一個問題:“從明明的多次‘笑’中,你有新的體會嗎?”學生進行了一番再讀思索。有一學生這樣答道:“明明一邊用手摸著黃瓜、豆角,一邊咯咯的笑,可以看出她是多么的興奮!”我問,為什么會如此興奮呢?學生答:“因為明明本不知道這些東西,現在知道了!”我再問,此時你想說些什么?學生說道:“明明真是太可憐了,連這些東西都不知道,如果她有一雙好的眼睛,多好!”我又問,如果你看到明明在一邊摸,一邊笑,你會笑嗎?學生紛紛表示不會笑,反而會覺得同情與難過。

      簡單的一個“笑”字,居然蘊含了如此豐富的內容。在與文本深入“對話”的過程中,學生更真切地感受到“光明”對于明明是多么重要。

      “文本”——作為作者思想的載體,反映了作者的寫作目的。文中多次出現的“笑”,表現看是多么天真,實則細細推敲,又是含淚的“笑”。教師的任務就是鼓勵學生在與文親密接觸,直接對話的過程中自悟、自得。

      三、釋放心靈,“光明”永駐。

      此課教學結束時,我著重引導學生就明明能夠獲得“光明”談自己的感想。有的說是得益于好心人的幫助;有的則表示了對明明的祝福;有的說明明一定也會像別人幫助自己一樣去幫助別人;有的說“我”也用同情、耐心和真誠幫助了明明(“我”也是雙腿殘疾人士)。回答可謂精彩紛呈!

      在此基礎上,我說,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像明明這樣的殘疾人有很多,他們有的雙目失明,有的雙耳失聰,有的寸步難行……他們,都需要幫助,都“向往光明”!我在黑板上重重地寫下“向往光明”四個大字:你是怎樣理解光明的?學生的理解更精彩,有的更是超越了文本(黑暗需要光明),殘疾人對生活失去了信心,認為他的未來一片黑暗,最需要光明!我問:“你需要光明嗎?”學生有的說不需要,理由是我的生活很幸福;有的說需要,理由是對學習失去了信心,對自己的特長失去了信心等等。對此,我作了正面引導。

      此時的課堂,看似是師生之間的“對話”,實則更是學生與自己理解的對話,是對自己的否定與挑戰,更是一種人生觀、價值觀的引導。

      “心底有了快樂,光明就不遠了”,我又在黑板上寫下了這句話,并聯系明明、“我”與明明的父母說出了自己的理解。“相信大家心中的‘光明’是五彩的,把你最想說的一句話寫在書上吧!”從學生寫的話中,可以看出,學生對光明的理解遠遠超乎我的預料:“(黃謙)希望世間所有的盲人,都能進入光明時代。”“(田慶)只要心里有光明,太陽永遠伴你身邊。”“(黃珂)我們都要把自己變成一把金鑰匙,來打開光明的大門。”“(陶茜)太陽,讓光明與黑暗隔絕。”“(李宏)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離不開陽光的照耀,只有陽光,才能使他們自由成長。”“(葛明珠)愛心如太陽,溫暖別人,照亮自己!”……

      “對話”,是語文課堂貫穿始終的一個命題;

      “文本”,是語文課堂的引發“對話”的基點;

      “學生”,是所有對話形式中的主體和對話目標的指向;

      “教師”,是融貫“學生”與“文本”的一條紅線。

    熱門文章
    啪啪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