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thead id="ofh71"></thead>

    <source id="ofh71"><big id="ofh71"></big></source>
  •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獨漉篇》原文翻譯及賞析

    古籍 時間:2019-09-29 我要投稿
    【www.p9768.com - 古籍】

      原文

      獨漉篇

      唐代:李白

      獨漉水中泥,水濁不見月。

      不見月尚可,水深行人沒。

      越鳥從南來,胡鷹亦北渡。

      我欲彎弓向天射,惜其中道失歸路。

      落葉別樹,飄零隨風。

      客無所托,悲與此同。

      羅幃舒卷,似有人開。

      明月直入,無心可猜。

      雄劍掛壁,時時龍鳴。

      不斷犀象,繡澀苔生。

      國恥未雪,何由成名。

      神鷹夢澤,不顧鴟鳶。

      為君一擊,鵬摶九天。

      「譯文 」

      有人在水中湮泥,弄得水渾濁不堪,連月亮的影子也照不見了。

      映不見月影倒沒什么,問題是行人涉水不知深淺,就會被深水所淹沒。

      越鳥從南而來,胡鷹也向北而飛。

      我欲舉弓向天而射,但又惻然不忍,憐惜它們中途迷失了歸路。

      樹葉為風吹落,別樹飄霧而去。

      我如今他鄉為客,無所歸依,此悲正如落葉別樹之情相同。

      羅帷乍舒乍卷,似乎有人進來。

      一束明亮的月光照入室內,可鑒我光明磊落的情懷,真真是無疑可猜。

      雄劍掛在墻壁上時時發出龍鳴。

      這把斷犀象的利刃啊,如今閑置得都長滿了銹斑。

      國恥未雪,還談得上什么建立偉業?談得上什么萬世功名?

      傳說有一只神鷹,曾在云夢澤放獵,但它卻連鷗鷺一類的凡鳥睬也不睬,對它們一點興趣也沒有。

      因為此鳥志向遠大,生來就是高飛九天,專門為君去搏擊大鳥的啊。

      「注釋」

      ⑴“獨漉”四句:《獨漉篇》古辭:“獨漉獨漉,水深泥濁。泥濁尚可,水深殺我。”李詩擬之,喻安祿山所統治下的人民,在水深火熱之中。漉:使水干涸之意。獨漉:亦為地名。此乃雙關語也。

      ⑵“越鳥”四句:陳沆《詩比興箋》云:“越鳥四句言(李)希言等處在南來,而璐兵亦欲北度。中道相逢,本非仇敵,縱彎弓射殺之,亦止自傷其類,無濟于我。”

      ⑶“落葉”四句:言自己無所依托,飄零之苦。

      ⑷“羅帷”四句:以明月之磊落光明,以自喻心跡也。幃:帳子。舒卷:屈伸開合,形容帷簾掀動的樣子。

      ⑸“雄劍”二句:以雄劍掛壁閑置,以喻己之不為所用也。《太平御覽》:“顓頊高陽氏有畫影騰空劍。若四方有兵,此劍飛赴,指其方則克,未用時在匣中,常如龍虎嘯吟。”

      ⑹斷犀象:言劍之利也。《文選》曹植《七啟》:“步光之劍,華藻繁縟,陸斷犀象,未足稱雋。”李周翰注:“言劍之利也,犀象之獸,其皮堅。”

      ⑺國恥:指安祿山之亂。

      ⑻“神鷹”四句:《太平廣記》卷四六〇引《幽明錄》:“楚文王好獵,有人獻一鷹,王見其殊常,故為獵于云夢之澤。毛群羽族,爭噬共搏,此鷹瞪目,遠瞻云際。俄有一物,鮮白不辨,共鷹竦翮而升,矗若飛電。須臾羽墮如雪,血灑如雨。良久有一大鳥墮地而死。度其兩翅廣數十里,喙邊有黃。眾莫能知。時有博物君子曰:‘此大鵬雛也。’文王乃厚賞之。”夢澤:古澤藪名,亦與云澤合稱云夢澤。鴟鳶:指凡鳥。

      創作背景

      此詩作于安史之亂爆發之后。根據裴斐《李白年譜簡編》,唐肅宗至德元載(756年)秋,李白從秋浦到潯陽,上廬山。冬入永王李璘水軍,參謀幕府。入永王幕府前作《獨漉篇》。

      賞析

      《獨漉篇》原為樂府“拂舞歌”五曲之一,古辭以“刀鳴削中,倚床無施。父仇不報,欲活何為”,抒寫了污濁之世為父復仇的兒女之憤。

      “獨漉水中泥”,“獨漉”在今河北,傳說它遄急浚深、濁流滾滾,即使在月明之夜,也吞沒過許多行人。此詩首解先以憎惡的辭色,述說它“水濁不見月”的污濁,第三句“不見月尚可”,又在復沓中遞進一層,揭出它“水深行人沒”的罪惡。這“獨漉”水大抵只是一種象征:詩人所憤切斥責的,其實就是占據了長安,并將“河北”諸郡以污濁之水吞沒的安祿山叛軍。他們正如肆虐河北的獨漉水一樣,暗了天月,吞噬了無數生靈。

      接著由紛亂的時局,轉寫詩人客中飄泊、報國無門的孤憤。當中原深受罹亂時,詩人正孤身一人,飄泊在東南。眼看著“越鳥南來”、“胡雁北渡?”,詩人心中不勝悲哀:那鳥雁飛歸的北方,正是河山拱衛的京師所在。而今陷于叛軍的鐵蹄之下,自己卻只能避難客中,這實在是最令詩人痛苦的。“我欲彎弓向天射”一句,就是在這痛苦心境中激發的“射天”奇思。它與“撥劍四顧心茫然”一樣,表達了一種無可發泄的苦悶。但彎弓射天,又怕誤傷了空中的鳥、雁,徒然使它們中道折翮、失卻歸路,這真叫人左右為難。眼望月下的樹影,偶有落葉在風中飄墜,詩人不禁一聲長嘆:“客無所托,悲與此同”——他正如這風中落葉一樣,飄蕩無主。

      自“羅帷舒卷”以下,詩境陡轉:四野萬籟俱寂,詩人卻還獨佇空堂,他究竟在等待著誰?門邊的羅帷忽然飄拂起來,仿佛有人正披帷而入。詩人驚喜中轉身,才發現來客只有清風。隨著羅帷之開,月光便無聲“直入”,正如豪爽的友人,未打招呼便闖了進來——然而它只是月光的“無心”造訪,根本無深意可解。這四句從清風、明月的入室,表現詩人似有所待的心境,思致妙絕。而且以動寫靜,愈加將詩人客中無伴的寂寞,襯托得孤寂冷落。

      詩人所期待的,就是參與平叛、為國雪恥之用。

      “龍泉雄劍”此刻就掛在壁間。它如同古帝顓頊的“曳影之劍”一樣,當“四方有兵”之際,便震響“龍虎之吟”,意欲騰空飛擊。令人傷懷的是,它卻至今未有一吐巨芒、斷其犀、象之試。這雄劍的命運,正是詩人自身報國無門的寫照。國之壯士,豈忍看著它空鳴壁間、“銹澀苔生”一股怫郁之氣在詩人胸中盤旋,終于在筆下化為雄劍突發的嘯吟:“國恥未雪,何由成名?”筆帶憤色,卻又格調雄邁,顯示的正是李白悲慨豪放的本色。此詩末解,就于寶劍的嘯吟聲中,突然翻出了“神鷹”擊空的雄奇虛境。據《幽明錄》記,楚文王得一神鷹,帶到云夢澤打獵。此鷹對攻擊兇猛的鴟、鳶毫無興趣,而竟去攻擊九天巨鵬并將之擊落。此詩結句所展示的,就是這神鷹擊天的奇壯一幕。而決心為國雪恥的詩人,在天之東南發出了挾帶著無限自信和豪情的聲音:“為君一擊,鵬搏九天!”這聲音應和著掛壁雄劍的“龍吟”之音,響徹了南中國。它預告著詩人飄泊生涯的終止——他將以“鵬搏九天”之志,慨然從軍,投入平治“獨漉”、驅除叛軍的時代風云之中。

      此詩共分六節(樂曲的章節),初讀起來似乎“解各一意”、互不相屬,其實卻是“峰斷云連”、渾然一體。從時局的動亂,引出客中飄泊的悲憤;從獨佇空堂的期待,寫到雄劍掛壁的嘯吟;最后壯心難抑、磅礴直上,化出神鷹擊天的奇景。其詩情先借助五、七言長句盤旋、摩蕩,然后在勁健有力的四言短句中排宕而出。詩雖作于詩人五十六歲的晚年,而奇幻崢嶸之思、雄邁悲慨之氣,就是與壯年時代的名作《行路難三首》、《夢游天姥吟留別》相比,亦更見其深沉而一無遜色之憾。

    熱門文章
    啪啪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