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ins id="ofh71"><big id="ofh71"><p id="ofh71"></p></big></ins>
  • <thead id="ofh71"></thead>

    <source id="ofh71"><big id="ofh71"></big></source>
  •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謝逸《江神子》杏花村館酒旗風的閱讀答案及賞析

    古籍 時間:2018-08-22 我要投稿
    【www.p9768.com - 古籍】

      杏花村館酒旗風。水溶溶,飏殘紅。野渡舟橫,楊柳綠陰濃。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

      夕陽樓外晚煙籠。粉香融,淡眉峰。記得年時,相見畫屏中。只有關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

      (1)詞中“ ”一句化用了杜牧的詩句“ , ”; 另一句“野渡舟橫”化用了唐朝詩人 的詩句“ ”。

      (2)詞的末尾三句用“只有”二字陡轉,回到眼前,表達了什么意思?這三句與蘇軾《水調歌頭》“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同為望月抒情,但所表達的情感不同,請簡析。

      閱讀答案:

      (1)杏花村館酒旗風——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韋應物 野渡無人舟自橫。

      (2)往事雖然美好,但已成過去,現在人隔千里關山,只有皎潔的月光,照著你也照著我。蘇詞以曠達的態度,自我安慰并安慰對方,帶有祝愿的意味,表現出對生活的熱愛;謝詞側重訴說離情,表達了人不能相見,徒然共照同一月亮的惆悵、無奈的心情。

      鑒賞

      謝逸名無逸。關于他這首詞,據《苕溪漁隱叢話》后集卷三十三引《復齋漫錄》云:“無逸嘗于黃州關山杏花村館驛題《江城子》詞,過者每索筆于館卒,卒頗以為苦,因以泥涂之。”據此可知此詞作于黃州館驛。人們經過這里,看到這首詞都紛紛向館卒索筆抄錄。

      詞的主題是懷人。于憶舊中抒寫相思之情。首先從空間著筆,展開一個立體空間境界。杏花村館的酒旗在微風中輕輕飄動,清清的流水,靜靜地淌著。花,已經謝了,春風吹過,卷起陣陣殘紅,。這是暮春村野,也是作者所處的具體環境。這一切都顯示出“流水落花春去也”,在作者的心態上抹上了一層淡淡的惆悵色彩。杏花村與酒連在一起,出自杜牧《清明》詩“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后來酒店多以杏花村為名。

      “野渡舟橫,楊柳綠陰濃。”“野渡”句用韋應物《滁州西澗》詩“野渡無人舟自橫”,“野渡舟橫”顯出了環境的凄幽荒涼。而一見到“楊柳綠陰濃”,又不免給詞人增添了一絲絲離愁。楊柳往往與離愁別恨聯在一起,楊柳成為了離別的象征物。“樓前綠暗分攜路,一絲柳,一寸柔情。”(吳文英《風入松》)“綠陰濃”,也含有綠暗之意。清幽荒寂的野渡,象征離愁別恨的楊柳,與上文所形成的淡淡的惆悵色彩是和諧一致的。這一切又為下文“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的懷人悵別作了鋪墊,渲染了環境氛圍。經過上文渲染、鋪墊之后,“人不見”的“人”就不是憑空出現的了。“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謝逸是江西臨川人,也是江南人了。他一生雖工詩能文,卻科場不利,屢試不第,以布衣終老。這樣一位落拓文人,身在異鄉,心情凄苦,自不待言,遠望江南,青山隱隱,連綿無際,相思離別之情,油然而生。意中人遠在江南,可望而不可見,可見的惟有無窮無盡的春草,與天相接,延伸到無限遙遠的遠方。而春草又是容易引起離別相思的物象。《楚辭·招隱士》:“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李煜《清平樂》)詞人用了一個遠鏡頭,遠望春草連天,伊人何處?心馳神往,離恨倍增。

      過片緊接上片,由望斷江南而人不見的相思之苦,自然轉入到回憶往事。“夕陽……畫屏中”五句全是回憶往事,由上片的從空間著筆轉入到下片的時間追憶。五句都是“記得”的內容,都應由“記得”領起。但“文似看山不喜平,”詞尤忌全用平鋪直敘,所以作者從回憶開始,馬上描繪形象,而不從敘事入手。在一個夕陽西下的美好時刻,樓外晚煙輕籠,在這漫馨旖旎的環境里,一位絕色佳人出現了。融融脂粉,香氣宜人,淡淡眉峰,遠山凝翠。詞人不多作鋪敘筆法寫她的面容、體態,而采用以部分代整體的借代修辭法,讓讀者通過審美聯想去想象她的美麗,只寫她的眉峰、粉香,其他就可想而知了。較之盡情鋪敘,一覽無余,更令人神往。這是多么鮮明的形象!在詞人記憶的熒光屏上永遠不會消失。然后再用補寫辦法,補敘往事:“記得年時,相見畫屏中。”這說明上面的一切都發生在樓上的畫屏中。至于相見以后,是很快就離別了呢,還是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作者不再作任何說明。填詞也如繪畫,繪畫不能把整個紙面全部畫滿,什么都畫盡,而應該留下適當的空白,筆盡而意不盡。填詞也要留有空白,留有讓讀者想象的余地。

      回憶至此,一筆頓住,將時間拉回到眼前,“只有關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回憶的風帆駛過之后,詞人不得不面對現實。關山迢遞,春草連天,遠望佳人,無由再見。詞人心想:只有今夜天上的一輪明月照著他鄉作客的我,也照著遠隔千里的她,我們只有共同向明月傾訴相思,讓我們通過明月交流心曲吧!“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南朝宋謝莊《月賦》)“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軾《水調歌頭》)詞人此時的心境也許與此相似。謝逸著《溪堂詞》。毛子晉云:“溪堂小令,皆輕倩可人。”《詞苑叢談》稱其詞“標致雋永。”此詞亦頗近之。

    熱門文章
    啪啪啪爱